学习啦——作文网 > 作文体裁 > 散文 > 《抒情散文3篇》正文

抒情散文3篇

学习啦【散文】 小兰时间:2016-02-27 17:43:55我要投稿

  抒情散文1:

  站在那条窄窄的雨巷这头,不为遇见,只为拾捡回忆。古道石桥,青砖黛瓦,那条掩上经纬的路径,能够让任何人迷失方向。假若花香不深,烟雨不浓,又有谁会无故的来到这里?天色昏黄、星辰暗显,身边的一切竟宛如梦中景物人生也不过虚幻于此,无关你感情多深,终归要向你夺舍。

  碧苔三月、风吹柳絮飞。静默在岸边的石楠,与池水相傍。有那么一些人,在时光中静静地流淌着。当偶然汇聚,才发现那个相似的自己。于是便不分彼此的去爱,没有天荒地老,只有暮暮朝朝。记得那时,我说我像风,因遇见了你,而决定盘桓在你身边。可你说你像雨,不分时节,总会哽咽一场,因遇见了我,却决定失去自己。所有的言语,竟像誓言,自此开始扎根,我们都祈盼着有一天,那些爱情,能长成参天大数。

  从前只会拾捡别人的故事来充实自己的情感,如今才发现,深处爱情,每一刹都能续写出一个结局。可我们无法在爱情中随意落笔,从而命定的路途变得偏薄,有一天总会走到悬崖峭壁。那天,我们相邀看书,你读到“莫道不消魂,帘卷西风,人比黄花瘦”的时候,突然细语道:窗外菊花,为谁消瘦,暮然西风,无人能懂。

  有些人的一生只为了等待,而有些人的一生只为了飘零。李清照因思念丈夫赵明诚而作了一首《醉花阴》,可赵明诚收到后,第一时间没有感怀自己妻子的孤独和寂寥,却偏偏升起比试的愿望。数日连作几十首,将其一起给友人陆德夫评鉴,陆德夫在读后,偏偏喜欢三句,便是“莫道不消魂……”,赵明诚才觉羞愧。我知道,爱情中总有那么个人无心胜负,有那么个人甘为你低入尘埃。而李清照的一点相思的苦衷,竟成了赵明诚手中的比试,原来后来的煮书泼茶,亦没有半分爱情。当时只道不是寻常,而是茫然。

  感情,不是一个人就能修炼圆满。将对方的爱好当成了自己习惯,将对方的悲喜当成了自己的情绪。有些爱情,就只是一个人在演,一个在看,当戏剧结束,所付出的情感也烟消云散。天龙八部里的游坦之,甘愿为阿紫低身如仆、以身寄毒,可阿紫心中永远都是萧峰。后来,游坦之给了阿紫光明,却依旧不悔。阿紫的眼睛时常流泪,她不知道那才是爱情。你以为人生这场戏剧有人帮你演完,只不过是老天的赐福,其实那个人在遇见你的第一眼中,就无法逃离。

  汤显祖说: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,生者可以死,死可以生。生而不可与死,死而不可复生者,皆非情之至也。感情大过于生死,超脱于轮回。杜丽娘的一梦前尘,守爱到人间的冰点。一个人愿意为之等待,一个人愿意为之停留。只因心甘情愿,便没有谁对谁错。

  雨露湿滑、雾浓遮眼,请在这飘萍后,执手相走。红尘中,没有谁欠谁的幸福,只因前世的情缘未满,今生便携手修行。窄长的雨巷,是谁从薄雾中走来?是谁持着泼墨的纸伞?是谁携着丁香的愁浓?古道石桥,青砖黛瓦,那条掩上经纬的路径,早已穿连起两个陌生的约定。

  抒情散文2:

  我望着匆匆而来的夜空,像凤凰一样拥抱模糊不清的世界轮廓。永不息灭的风涛,在疯狂复制飓风的力量,起伏颠簸的舞影,凝视着我重见的山河。一轮明月从乌黑的云边缘升起,倾向田野。月亮的光芒,飞散的银色,傲慢中带点娇艳。月光漂移的山水景色,遨游天空,创造梦的弦乐。

  我的野心躺进云雾,呼啸天空的双翼,盛来烟波,钻进黑暗山谷,释放一缕缕轻烟般的幽灵。黑夜的月色,亲吻空气的腼夹,推荐白云美丽的翅膀粉刷天空,创造黑白交溶,耕耘我心灵里的沙田,慢慢地将整个天空吞噬。

  月光割断群星的缆绳,烫平了天空波浪皱褶,架起轻烟云雾,向世界投掷无垠的光芒。我在这幽静的夜晚,想赶走无须照亮黑夜,黑夜里的月光染成白雾身影,随风翻腾,释放美丽的夜晚。云翳浮出的轮月,风度翩翩,妖媚的月光是拂拭的尘布,架起的轻烟云雾,一直闪烁在天空中,旋转翻飞。傲慢月色如此的姣美,像涂满爱的梦想,飞越我犹如油画般的故乡。渗漏的光芒,伸直起航的力量。我站在黑夜里,闪烁的星群,用生命发光,紧抱我的夜空,填满了弹奏的风声。奢华的风景,和苍白的时间结合,漂浮在云层里与天空摩擦,把完美的时辰,与天空下遮掩的花园,慷慨的放进了岁月。绝妙的画面,燃烧银河渴望的丝绸之光,绘制奇美的梦境,创造奇光异彩。

  夜晚,暗淡的光迹,像涌动的大海,盘旋在遮掩的山群,勾画雀跃的音符,将我带入天穹。夜晚用风丝编织秋千,荡漾声折磨黢黑的天空。我看见长年奔流的音乐,潮水般踩着地球的背脊,联结狂风的弯曲线和丰盛的韵律,把美丽动听的声音倾向追逐者,歌声荡漾,震撼河山。我被歌声饮醉骓临,在虚假的目光中,我无法抗拒抚慰的快感,拍打我喜乐的双眼,唤醒我整个生命。在寂寞夜晚,星星插上翅膀,欢乐如兔。我踏着音乐浪花,拥抱难辨的细语,拥抱风网,像腾飞的翅膀,奉献出我未失去的辉煌。

  我从欲望中飞向比月亮更美丽的大海,大海遥远舰船行驶的黢黑亮点,在月光下漫游,难辨的斑点,像风暴陶冶花儿的清香,掀起宁静的浪花,闪过山谷,穿越渊洋,在我脚下呼喊:挥洒智慧创造的美图。浩瀚大海回拨的浪头,落入时间的汪洋,只要你多贪一份财产,碧波荡漾的大海就会将你掀翻。我懂得只有宽阔的胸膛,才会有伟大的拥有。我知道注满音乐的夜晚,都爱过逝去的时光,安慰过宁静的伤口。只有游荡的玫瑰清香,会在凄凉孤独中呻吟,会在迷蒙的梦中,飞向灿烂的天堂。我闻着飘落的花香,浑身颤栗,在空旷处嘶鸣。我要把耀眼的美丽,化为整个天穹,感化璀璨的星空,低吻原野和风勾画的曲线。我隔着时间的阶梯,涂满墨迹的夜晚,穿梭重叠的阴影,卷席生命而去,收获飙风摇落世界的安然微笑

  我的胸怀储存在辽阔的大地上,在空荡荡的世界里,凝视天下,安慰美丽的世界,与宇宙共鸣。我喜欢每个日夜,放飞的歌声,使我心情欢畅。星群热爱挽手漫步,钟爱整个世界。大海表演的艺术,嘲笑腐烂的鸟语,没有黏劲。我的郁闷无法排遣,渴望星群撕破乌云,追寻玫瑰,玫瑰清香才会轰鸣,像潇洒娇艳的月光,挤进波光粼粼的星光殿堂,泻下月亮清光,顺风涛奔向山峰峭壁,逃离时辰。我追捕将要熄灭的夜晚,用沉默音乐语言和风沙,拥抱夜晚将要熔化的,天空下遮掩的世界花园。

  抒情散文3:

  有人说,风华是一指流砂,而苍老是一段年华。风华褪去,遗留下的只是万点邪魅的腥红,妖冶,美丽。我从未相信,历经过撕心裂肺的痛,便会牵得天荒地老的伤感。风华褪尽,一指流砂,落拓的是繁华哀伤的悲,遗落千年,亘古不息。

  我一直都是情感的奴,跳不出痴心的迷途。生死之间,始终以醇酒香车惶惶度日。这一世,拱手山河,不为来生,只为觅到自己许心的那段情缘。我在流年里,一个人静静的行走,一个人写自己喜欢的文。盈亏往复,人生如是。我一直在等,等一个诗影弄情的机会,一展宿命中的绝代风华。可惜,岁月蹉跎,任何执念都会随年轮苍老。当惊艳天涯的芳华不复,遗下的便只是嗜血妖魅的凄凉。当岁月允许的是一袭嫁衣红裳,是否就一定能披露深埋多年芳香?一指流砂,风华褪尽,余下的便只是血染红妆的落寂与孤凉。

  时间蹇促,年轮不休。从生到死,只是一段距离。黄泉碧落,道不清思念的苦楚;红尘天涯,诉不尽离落的残殇。奈何桥畔,总会有人倚栏回首,因为此生未够。时光来得总是很仓促,一切都是那么的来不及。我们总是在辗转流离,缓步相遇,转瞬别离,然后相忘于江湖。以至于我们都无法知道,到底是谁在谁的故事里反复沉沦。取一纸墨染,书下这经年的记忆。我把岁月紊乱,打翻前世的琉璃灯盏,想要将过往埋葬。殊不知,历史又怎能让人轻易涂抹?往昔的天天年年,辉煌绝艳,撒落万里荣光。江山易主,王朝更迭。在时间的铁蹄催逼之下,我们都无法守住那年岁的城池。因为,红颜倾颓,本就是一场命定。命定在此时,命定在此地,我们与苍老不期而遇。褪尽往日的风华,我们,只是最普通的凡尘俗子,没有过去,没有以后。有的只是,一点点恬静的淡定与心安。此生,不求光芒万丈,更不求富贵荣华,只要有一份安稳的生活,细如流砂,便已足够。风华褪尽,不为年轮所累,或许正是宿命的回报与施恩。

  三千繁华,错付流水, 惹得一世离愁。倾心无涯,透彻得如散落尘世的烟花。我是一个假剧作真的戏子,戏里风华无限,戏外沧桑落寞。故事,总在昨天的瞬间。往事一片一片,仿佛已不是梦幻的思念。我以天为鉴,用名字镌刻诺言。我用风云做砚,写下了无关岁月的诗篇。痴人一梦,横过万里黄沙,从此了无牵挂。逝去多年,我早已满头华发,而谁又在何处到老?转过三千佛塔,我却始终参不化前尘的风沙。抚一曲流水清风,我的指尖便落下过往的残红。思念太浓,却远离了旧时的悲喜枯荣。我将墓碑留白,却始终不见昔日的风华再开。岁月无端,有些过往,只能挥墨来铺陈。一个人的一生太短,却总有太长的那么一瞬。星夜沉天涯,你在彼岸等待繁花的开落。一曲嘲哳,唱得好与坏都无他,只要你在,我便无惧青丝白发。我总在一段海棠下沏一壶茶,等待岁月的无端变化。我一觉醒转,流年就在我的左岸,作一副参商渐暖的画,安慰错落的风华。风吹沙,埋藏一段段佳话。缘分总是阴错阳差,转身便会相忘天涯。多年的风华,经不住万里的尘沙,被岁月削去了鬓发。满纸画卷墨横干,清微诗书弄苍凉,我早已没有了往日的绝代风华,又岂敢奢望时光待我如初。当年眉目无双,如今旧梦一场。再回望,亦只得半生思量。

  把酒愿图疏狂,若能白头,何妨一醉千江。去而未往,箫声不断,想那年嫁衣红裳。一伤便是刻骨铭心,时间太远,已不愿去记起,今夕何夕。彼时相许,念自如昔,低眉信手,是谁喃呢。恍惚梦里,是谁的笑意,拂袖而去。我早已身心异域,换得一生相许,便可足矣。可岁月踏乱了痕迹,侵蚀了我一世绝伦的美丽。青丝成雪,迟暮当年。打翻前世的轮回,我焚香祭奠,让青史成灰。红线千匝,我却只愿那一把。看尽盛世的烟花,谁有为我倾尽天下?眉间一点朱砂,我颠覆了三千繁华。功也好,罪也罢,此生便已无瑕。一夜浮华,风流不假,画船轻荡颠倒容华。将岁月隐藏,舞一曲水袖霓裳,纵是流魂也长出了枝桠。最后总是温柔的决绝,洗去了,我今生所有的罪孽。逃不过俗世的劫,我从花开走到花谢。琴声起,我挽过薄纱而去。只留下,越传越奇的佳话与传奇。丹青写意,风华褪去。翻手是千年绵延的细雨,让人无法去忘记。当年,我身着琅琊金羽,横吹长笛。前世歉疚,我尽将曲意付予风沙,留得一指的芳华。

  青空杳然,白鬓相拥。我希望有一个人,不在乎岁月的更替与消融。洗尽双瞳,把滚滚红尘倒进杯中,我愿饮思过之酒一盅。改过这年年岁岁的错,求一隅安歇之所。涉过千层雪,唤醒了旧梦。但我早已不是当年的狂妄少年,韶华逝去,我的风华亦早已枯萎难荣。红尘变成坟冢,兴衰一瞬相溶。恍惚间,沧桑便逝,转过身,一场盛世年华轻如昙花。看尽人间悲喜交加,余生便无心红妆。很多故事,泅于相思的河畔。你信,便好,不信,便权当路过。在故事的扉页里,我们都是时光的枝桠,一点一点零落,化作微尘。无论你有多么耀眼的芳华,亦不过是匆匆过客。走进岁月的断章,耗尽风华,一指流砂而已。

  风华是一指流砂,苍老是一段年华。天地为证,就算风华殆尽,我亦要优雅地活。我是尘土之外的孤星,天荒地老,一刻不曾更迭。风华褪尽,一指流砂,余下的是三千水墨,一世繁华。风华褪尽,一指流砂,遗下的是闲情千载,宁静淡泊。

Copyright @ 2006 - 2018 学习啦 All Rights Reserved

学习啦 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32933号-1

学习啦 学习啦

回到顶部